这样设计停车位,再也不怕倒车入库了

铃木中华投资有限公司

2018-09-02

”(责任编辑:曹婕)1.凡本网站注明“来源:中国网财经”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。2.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及作者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3.欢迎转载、商洽授权与合作。

认定结果将在3个工作日内向申请单位反馈。根据深圳当地媒体去年6月的报道,深圳市正建立由市纪委牵头,组织、监察、审计等部门参与的容错认定协调机制,对需要容错的事项进行协调认定。不过,并非所有领域都可以“免责”,例如,杭州的规定中明确注明“重大安全责任事故除外”。

(实习编译:冯煊审稿:朱盈库)

2016年8月底,一封涉及金额1.5万元的问题线索函由安徽省纪委移送汕头市纪委。

莴笋怕咸,所以烹饪时要少放盐才好吃。焯莴苣时一定要注意,时间过长、温度过高会变得绵软,失去清脆的口感。如果想起到防过敏作用,可每天吃300克左右(包括莴笋叶)。芦笋,养护膀胱芦笋味道鲜美,膳食纤维柔软可口,能增进食欲,帮助消化。

原标题:“寿光起码倒退两年”菜乡的大棚积水一周仍未抽完这是一个让人心碎的身影。

8月25日下午,山东寿光市纪台镇孙家村,一位年轻的女菜农面对着自己家的蔬菜大棚在啜泣。 她家有6个大棚,全部在几天前的大水中被毁。 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如果要重建大棚,每个大棚成本大概在15万元。 现在大棚里还有半米多深的水,不知道何时才能抽干。

即使有钱重建大棚,估计也得到秋后了。 这意味着,在损失至少近百万元之后,近乎一年的时间里她家将“只出不进”。 像她这种情况在孙家村比比皆是;只毁掉两三个棚的,属于幸运。

而被毁的大棚还会增加。 大棚的垒墙是土质的,经不住长时间水的浸泡。

一般来说,大棚里进水半米以上不及时排出,大棚就会报废。 寿光洪灾已过一周。 在公路上、菜地里,随处可见一排排的抽水皮管,昼夜不停地抽取大棚里的积水,即使这样也不知道积水何时能够抽完。

心碎的寿光这些抽水设备都是当地政府提供的,菜农没有这个力量。 “现在我们最需要抽水泵,以前的设备都是为了浇菜,几户共用一个,谁也想不到现在需要大量排水。 ”当地菜农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
记者仔细观察了一个受淹的大棚,里面的水还足足有半米多,因为原来种的茄子、辣椒等腐烂,大棚里的水已经变黑,散发出阵阵臭味。

遭殃的除了大棚还有畜禽。

在寿光,大约有万头猪被淹死。 截至25日,淹死的畜禽已经全部完成了无害化处理,以防止灾后有疫情发生。

受台风“温比亚”影响,8月18日、19日山东潍坊市连降暴雨,境内的弥河流域水势迅猛,大量降水致使其上游水库水位上涨过快,逼近警戒水位。 为确保水库安全,当地决定向下游泄洪。 随着泄洪流量急速增加,弥河下游部分河段发生河水倒灌,导致周边多个村庄被淹。

潍坊下辖的“蔬菜之乡”寿光是重灾区。 哭泣的不仅有上述这位菜农。 寿光市委书记朱兰玺在救灾过程中也失声痛哭。

“一场大水,让寿光起码倒退两年。 ”当地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 现在,救灾工作正在紧张进行。

8月24日,山东省委、省政府成立抢险救灾指挥部,召开指挥部工作会议,要求要突出工作重点,全力做好受灾群众生活保障、卫生防疫、搜救抚慰、防灾排查、生产恢复、蔬菜食品市场供应等各项工作,稳步推进灾后重建工作任务。 当地一名出租车司机对第一财经说,他也捐了200元,还有很多人自发购买了方便面、矿泉水、油条等送到重灾区域。 灾后的生产恢复是摆在当地的大难题。 第一财经记者询问多位菜农,没有一个是参加了保险的,因为“没寻思能出这样的灾”。 同时,菜农也担心今后的蔬菜种苗会大涨,因为今后需求量会大涨。

“惊到”了菜价这几天,济南市民李女士感受到了寿光灾情“传导效应”。 她很喜欢叶菜,每餐必备,但她近日去超市发现叶菜价格猛涨,一斤香菜的价格甚至到了40元。

在寿光当地的便利店,记者买了一把香菜。 因为这里香菜论把儿卖,所以记者特意称了一下,一两,三元,而且大半菜叶已经枯黄。

在寿光的蔬菜交易市场,部分品种的蔬菜也出现了较大的涨幅。

有专业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原来这里的黄瓜价格在元到元之间,而最近有的涨到了3元。 根据山东省物价局监测中心24日统计数据,该日山东省蔬菜价格指数是,比上周上涨了%,其中涨幅最高的是叶菜类、白菜类和茄果类,分别上涨了%、%和%。

为什么寿光当地的黄瓜能从平均大致元涨到3元?当地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这是因为菜农将损失加到了现在的菜价中。 他说,拿黄瓜来做例子,菜农苗也买好了、地也整好了、肥料也下去了,这时候被淹了,这部分成本自然要加到现在的菜价中。

现在,寿光的蔬菜几乎绝收,剩下能够产出的菜肯定要涨价。

现在绝对是卖方市场。

记者在纪台镇的菜地里看到,虽然地势较高的大棚(主要是“弓字棚”)的积水已经排出,但里面的茄子、辣椒等作物只剩下了耷拉着的叶子,菜农也无暇再去打理。

25日第一财经记者来到寿光蔬菜交易市场,守了半天鲜见车辆进出。 交易商告诉记者,现在寿光蔬菜的产量并不大,但还是能够清晰感受到大水带来的影响。

寿光的蔬菜对农药残留控制严格,市场尤其是北京市场对寿光蔬菜的需求量很大,现在寿光蔬菜的输出猛然下降,对市场的影响还是较大的。 “现在要是有菜进来,就马上被抢了。 ”市场的冷清,物流公司也能感受到。

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告诉记者,眼下是寿光的淡季,但平时也能走10车货,现在也就能走三四车。

虽然菜价有波动,但有专业人士认为这是短暂现象,因为现在流通业发达,很快会对寿光灾情造成的供应缺口给予补充。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引用山东省物价局检测中心工作人员的话表示,菜价的波动除了受天气灾害影响之外还有几个原因:一是立秋前后蔬菜上市属于青黄不接,夏季蔬菜逐步退市,秋季蔬菜还没有批量供应,上市量阶段性减少;第二个就是南方部分城市遭受强降雨,来山东采购的客商增多;第三个寿光受灾了,全国市场受到预期上涨的因素推高了菜价。

前述山东省的工作会议还确定,下一步,要保障市场供应,针对受灾地区蔬菜等市场价格波动情况,根据影响范围和程度,及时启动应急预案,综合运用区域调剂、动用储备、进出口调节等手段及时应对,加强市场监管,严厉打击哄抬物价等行为。 对菜价真正影响要看10月后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,现在寿光受灾对北京蔬菜市场的影响并不大,即使有影响也是预期性心理影响,真正考验灾情带来的影响要到10月份以后。

其实,每年的7至9月份,北京蔬菜的主要供应地是北京以北的气候冷凉地区,包括河北北部、内蒙古中东部及东北三省,近期北京蔬菜价格出现比较明显的波动,主要是季节性上涨以及这些产区不利天气的影响造成的。

这个季节山东供应北京市的蔬菜以葱姜蒜为主,黄瓜西红柿等其他农产品为辅,占有量很小,所以这次山东受灾,对北京蔬菜价格波动没有很大影响。 寿光当地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到10月份之后,寿光的大棚蔬菜开始大量上市,一直持续到次年的五六月份。 据他的估计,这次大水寿光有近一半、也就是近20万个大棚不同程度受损。 “现在的菜价波动,其实与寿光关系并不大。 对菜价的真正影响要到10月份之后。 到那时候,寿光蔬菜的供应量要占到北京市场的三分之一以上。

”他说。

正如前文所述,重建大棚需要时间,种植也需要时间,可以说以后相当长的时间内,寿光大棚蔬菜的近半产量将进入“空窗期”。 这种局面需要相关部门未雨绸缪,及早有应对方案。

采访中,记者深切感受到,寿光作为全国的蔬菜之乡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虽然这是几十年不遇的大水,但无论是菜农还是相关部门,对此都缺少防备。 而对菜农来说,加入保险情况就会好很多。 “但他们喜欢进钱,不愿意掏钱。

即使是养老、医疗等保险,也需要动员。 ”“没寻思能出这样的灾……”这是当地菜农的最大叹息。

真的不愿意再看到那个啜泣的身影。